#140827,晚安。

想要逃走或躲起來了。
今日忽然想起心碎了一地卻來不及拾起任何破片的那些時候某些微妙細節。
星期五要去看《Blind》。

是自己讓自己變成空白色。
有沒有可以修正人生的修正液?

或許到後來什麼表演也沒機會去看了的預感。
生日快到了,一切卻這麼不順利。

#140823

每次因為什麼而感覺得救了,終究只是一時的感覺良好。/討厭自己的衣櫃。/昨晚最後只聽了2HRs幾首就睡去了,可是真的好好聽。/喜歡看大胃女王吃東西的樣子(緯來日本台最近都在播)。

好久沒去小白兔所以掃了五張(其中小白兔發行買三送一,活動到月底喔。後悔應該也帶妮波寺啊…)。我愛Kevin Drew。

好久沒去小白兔所以掃了五張(其中小白兔發行買三送一,活動到月底喔。後悔應該也帶妮波寺啊…)。我愛Kevin Drew。

晚餐。

晚餐。

所謂的『自我面對』,雖然好像每個人都能夠理解,但其實是種非常曖昧的說法。

要『面對』自己的哪一部分呢?這是個重點。我們好像都傾向去面對自己不好的部分、理想與現實的落差。那就像是身體在傳達出感到痛苦的訊息時,我們會異常地注意到它,但又避免去貼近著感受痛苦。當胃因痙攣而斷續地傳來痛楚,其實正是身體在發出『我還活著』的訊號;我們如果還不面對這種胃痛,不吃藥、上醫院、讓身體好好休息的話,就活不下去了。      --村上龍《長崎荷蘭村》

/

找了千萬種藉口,無法創作、不能書寫、在這裡不行、天氣炎熱或寒冷、明天再說……,噢、總之不是今天;我在逃避「面對自我」;或者,實際上我也就如此空乏?

以後想要剪一次看看像這樣的短髮,或者更短的,不知道頭型臉型適不適合…(最大前提是先放棄目前的這副眼鏡。)

以後想要剪一次看看像這樣的短髮,或者更短的,不知道頭型臉型適不適合…(最大前提是先放棄目前的這副眼鏡。)

(Source: carlocalope)

Alizée 發行第六張新專輯《Blonde》,很有趣的其中一首歌叫做「Mylène Farmer」,正是女神Mylène Farmer,雖然當初出道時正是因為Mylène的提攜與打造而走紅,但塑造出的Lolita形象讓她之後遇到轉型障礙;這首歌的歌詞頗玩味,但Mylène Farmer確實是女神啊。

# 原文(法文)與英譯歌詞 

在Revolver的演出時間都好晚,有時限的我根本無法參加。/九月行程雖說是未定狀態但已禁止追加(搖滾台中、巨獸搖滾、大學同學聚餐、吸血鬼特展、野餐俱樂部、混種現場…)。/愉悅科學、雀斑之後,閃四回來了。可是都沒時間看LIVE…

最近狀態:炎炎夏日,電氣當道。

#140809

最近的夢總是會回到工作時的情景。對我來說,算是惡夢。
我在照相館工作,負責門市、照相和修片的內容。說不上喜愛,也不是真的討厭,剛好擁有這方面的能力,即使自信不足,也逐漸成為被器重的角色。這是出社會第一份工作,(再過幾天)不知不覺也快滿四年了。身邊不少人都換了幾份工作,我卻處於一種安逸的平衡裡(撇開實際環境中的流動速度與突發事件頻率,那總是令我疲憊與焦躁的來源)。四年,真的夠久了,不到兩個月又要增長歲數,沒有理由繼續停滯怠惰。